你想知道關於《雲端情人》的一切



關於電動

導演Spike Jonze與Fast Company的談話
「我常常寫到停不下來,因為我想到一個點子的時候真的會很激動,片中的電動其實有更深更複雜的涵義在裡面。例如說走入一個入侵地球的外星人的靈魂裡那樣。其實我很想要把這個遊戲實體化,因為我對它已經有一個完整的概念了。」

製作設計師KK Barrett與L.A. Times的談話
「導演Spike畫了這個外星小孩之後,我們就想到這個麵團般的傢伙跟一些基本元素的點子,然後我們請動畫師去實現它。然後我們用了他的聲音當配音—其實就是導演Spike的—就這樣結合在一起了。它可能設計得比我們其他東西都還完整,不過我們這是喜劇,所以沒關係。我的意思是說,這個外星小孩是一個有點魯莽又滿嘴髒話的生物,但我們可以給自己多一點發揮空間吧。」



關於造型

服裝設計師Casey Storm與Vulture的談話
「我們其實不用真的用什麼奇形怪狀的帽子或墊肩之類的東西去表現出未來感。」Jonze導演長期合作的造型師Casey Storm和導演、製作設計師K.K. Barrett、Opening Ceremony 的創始人之一Humberto Leon一起合作《雲端情人》的設計。「當我們在設計這個我們創造的世界時,我們決定用『捨棄』來取代『增加』。因為當你增加了一些不屬於當代的東西時,會顯得很擾人。所以我們的做法會是這樣:在這部影片裡面不會有丹寧、棒球帽、領帶或腰帶這類的元素。就連翻領啦、領子這種也幾乎都消失了。我覺得這些元素的消失,創造了一個特別的世界,不過你卻不能很確定到底是哪裡不對勁了。」

服裝設計師Casey Storm與Opening Ceremony的談話
「我也不太清楚為什麼到最後我們採用了高腰褲,不過我想當導演在寫角色的時候,Theodore Roosevelt的形象就這樣跑出來了。」

服裝設計師Casey Storm與L.A. Times的談話
「我認為很多電影的邏輯是這樣的:科技取代了我們原本的生活,距離感也就產生了,同時也失去了人與人之間的溫暖,顯得冷漠了起來。用顏色來表達冷漠的話,就會用那些所謂的冷色調,像是黑色、銀色、白色或藍色。然而,我們認為『接近』才是正在發生的,也因此我們在服裝的選擇上會更獨一無二。『個人化』不斷被強調,所以想想看,若是你可以自由選擇的話,你會被什麼吸引呢?我想對很多人來說,會是溫暖而舒適的服裝吧!」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1930年代似乎是個遺失的年代。這麼多年作造型的經驗以來,從來沒有人說『我們要1930年代的感覺。』只會說想要20年代、40年代、50年代、60年代、70年代或是80年代,從來都沒有30年代。因為那是個剛脫離不景氣,卻又快要戰爭而沒有人懂的一個時期,也沒什麼代表性。不過那也成了一個可以營造未來感的方向,我們的電影裡也有不少東西在裡面。主角Theodore的名字,就有早期美國的感覺在呢!」


設計未來的洛杉磯

製作設計師KK Barrett與Curbed的談話
「我們把我們喜歡的建築物組合在一起,像浦東—就算是是中國的也無所謂—就有很多很棒的視覺元素可以使用。我們選擇性地把這些建築物的元素編輯、組成起來,並且刪掉我們不想要的部份,建構出我們全新的世界。」


低藍色調

攝影師Hoyte Van Hoytema與HitFix的談話
他對減少藍色調的這件事非常謹慎,因為當然不是去掉所有的藍色,但限制這麼一個重要的顏色,會增強影片本身的濃烈感、並且擁有一致性。「要說讓所有東西『溫暖』嘛,什麼是溫暖呢?不只是色彩本身的溫暖,而是讓色彩表現出它們獨特的信號。」


Jamba Juice的影響

導演Spike Jonze與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談話
「我一直都很清楚要讓影片溫暖而充滿色彩的,就算是在坐下來寫劇本之前,我都會提醒自己:Jamba Juice。我想我們的電影比Jamba Juice美得多了,不過像Jamba Juice那樣豐富的色彩和清爽的感覺,會是一個很棒的初衷。」

製作設計師KK Barrett與Curbed的談話
「它方便、舒適、健康,這就是我們想要建構的世界。」

註:Jamba Juice為美國常見的生鮮果汁店,主要販售現打飲料


關於特寫鏡頭

攝影師Hoyte Van Hoytema與LA Times的談話
「我想說這是一個為了藝術表現的選擇,但有些時候其實是不得已的。戲中男主角Joaquin只有自己一個人去作演出,因為Samantha只是一個聲音,所以我們必須很仰賴他的表情去表現Theodore的情感,而當我們試著稍微拉開一點點距離去拍攝時,就達不到預期中的效果,就像失去了和他之間的親密感一樣。」


沒有車的世界

製作設計師KK Barrett與L.A. Times的談話
「其中一個我們避免汽車出現的理由是因為我們要避免街景,因為那算是非常具有時代代表性的象徵,很容易將這樣的畫面和某的時間作聯想,而我們不希望這樣。當電影裡有了車子,一半的觀眾可能會開始想說裡面有怎樣怎樣的好車。我們用火車和電動走道來避免掉汽車的部份,而成效看來不錯。而且使用車子的話,人與人之間又有了屏障;大眾運輸就不會有這樣的問題,我們想要強調的,也正是人與人之間的接觸與聯結。」


少鍵盤的電腦

製作設計師KK Barrett與L.A. Times的談話   
「像《星艦奇航記》那種科幻片裡面充滿按鈕和閃亮亮的燈號總是會讓我感到驚訝,我覺得一點都不合理。可以的話,人們會選擇直接和電腦溝通,而鍵盤就顯得過時了。


真實版的Samantha

剪輯師Eric Zumbrunnen與L.A. Times的談話
LA:「有報導說原本有一個女生去演出Theodore想像中的Samantha,不是真正的Samantha,只是一個肉體的形象。」
EZ:「是的,有這麼一個人的存在。有幾個可以看到她後腦勺、她隱沒在背景之中、或是跟拍的鏡頭。你不會看到她的臉。會這樣作是因為Samantha是Therdore想像出來的樣子,你沒有辦法真正的看到她的臉、也碰觸不到她。」
LA:「為什麼沒有用這些畫面呢?」
EZ:「在剪輯室裡的時候,我們反覆播放這些畫面,其實很有意思。不過到最後,我們認為觀眾並不想看到Samantha的身體樣貌。我們採用了一些試看過一些片段的觀眾的意見,也讓電影更加小巧了。我們把這些畫面都拿掉,因為讓觀眾自己去想像Samantha的形象比較好。」


Arcade Fire的主題曲

導演Spike Jonze與IndieWire的談話
「一開始我先想到作曲家,要讓誰來作電影的作曲家?我又要跟他們溝通什麼呢?我有一些想法是這樣的,一個是我不希望是電音,但要有一些電子的元素在裡面。我知道這是一個愛情故事,所以之中的情緒必須是簡單而強烈的。很原始、不要太理智的。主題曲要寂寞、激情而浪漫,帶有痛苦—她的痛苦、她的愛和她的失望和所有一切情感。這是一個有關愛情的故事,或者說更像一個描述關係的故事。
在和Win討論這些的時候,他對主題曲的知識比我深入得多了。我寄一首歌給他、然後他回應一首給我,就這樣來來回回的。我和他聊得愈多之後,我想到:『等等,這傢伙是我最喜歡的作曲家之一,我們的品味如此契合,而他又勇於寫出發自內心的東西。』他的音樂就是這樣的充滿直接的情感又有畫面,於是我就直接讓他來了。」



Samantha之歌

導演Spike Jonze與Vulture的談話
「這個場景中,我有兩件事想要做:我要表現出他們之間的聯結,但是又要把Samantha對智慧強烈的渴望這種緊張的情緒放在裡面,也因而產生了抽離感。最後我們決定將這些想法拆成一半,並且放在第二段的場景裡,就是在雙重約會時,和Catalina她們聊到沒有身體的時候,談到沒有肉身所擁有的自由的這部份。我發現我在單一場景內想放的東西太多了,我想要同時將他們的『聯結』和『沒有聯結』放在一起。最後我想通了,很簡單,我想到用一首歌來描繪他們在一起的模樣,就是現在電影所呈現的樣子。之後又寫了幾首歌,因為我們常常改變主意的關係,Arcade Fire要寫出一首有關黑暗面、客觀的現實面、或是現在這種充滿情感地將他們在一起的生活模樣描繪出來的歌曲。總括而言,就是突破。」


數位拍攝

攝影師Hoyte Van Hoytema與ICG的談話
「我熱愛膠卷拍攝,我也知道可以達到怎樣的境界。不過我們特別選擇了數位來拍攝夜間的主角自宅,對比窗外的城市,卻是如此熱鬧明亮。我們不想要增加後期的負擔,而透過Alexa的技術,我們可以在非常低光源的室內環境之下拍攝。」

註:Alexa為Arrii的底片風格式數位攝影機系統


關於電話

New York profile
「電話的設計,源自於導演Jonze和製作設計師K.K. Barrett受到了一間在洛杉磯的古董店裡一個打火機的啓發。」


BeautifulHandwrittenLetters.com

導演Spike Jonze與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談話
「很多時候,你有一個靈感,然後之後你想到的一切都能激發它。但這個並不是這樣來的。當我在構思時,我想就某種角度來表現,Theodore是一個用他自己方式來運作的系統,他用自己的方式來幫助其他人的生活。這個點子其實有點可笑,因為人們竟然利用外包的方式來增進親密的情感。」


Steven Soderbergh的協助

導演Spike Jonze與New York的談話
「他在星期四的時候收到電影,然後在二十四小時之內把它濃縮成九十分鐘。這完全地嚇到我們了,但是真的很棒。Steven Soderbergh說:『我不認為這應該作為電影最終的剪輯,但有些東西可以好好想想。』他真的人很好,也給了我們一些過去不敢斷捨離的勇氣。雖然最後並沒有採用他的剪輯版本,但我們依然能以他的意思去聯結的不同場景,他的建議也的確是良藥苦口。」


即興的回憶畫面

導演Spike Jonze與Interview的談話
「恩,男主角正在歷經一個離婚的階段,所以常常會有一些回憶他與前妻Catherine的畫面,所以我寫了大約二十個在關係中不同、但微小而獨特的片刻時光。我寫的是,這些角色在聊的話題,但我沒有寫出明確的台詞。這算是受到Terrence Malick 的啓發,就是給了演員場景和大概的方向,然後讓他們自由發揮。」


關於最後一幕

剪輯師Eric Zumbrunnen與LA Times的談話
「其實現在那不是原本的結局。原本的結局是之前就把信寫好了,不過這樣感覺像是有兩個結局一樣。所以另一位剪接師Jeff和我說:「我們用交切剪接吧。」後來導演過來,我們跟他說:「還不行。」他看著我們,有點開玩笑的感覺卻又認真地說:「你們在破壞這部電影。」不過我們還是把這個點子留下來。到後來,我們決定讓這個點子發酵,也就確立了最終的結果。」


--

以上為個人翻譯,轉載請註明出處,謝謝。


你想知道關於《雲端情人》的一切 你想知道關於《雲端情人》的一切 Reviewed by ♥cAt* on 星期日, 1月 26, 2014 Rating: 5

沒有留言: